欢迎来到新乡市体育局,今天是:

政策解读

新《体育法》新在哪

[ 时间:2022-07-18 点击:4143 ]

劳动者有权按劳取酬,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。但偏偏有一位劳动者因为是足球运动员而陷入讨薪无门的境地,这就是足球运动员李根与沈阳东进足球俱乐部之间的著名“讨薪案”。《体育法》规定:“在竞技体育活动中发生纠纷,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、仲裁。体育仲裁机构的设立办法和仲裁范围由国务院另行规定。”然而由于种种原因,体育仲裁机构却迟迟未能“落地”。这种矛盾的现实让2013年踏上讨薪路的李根数年间遭遇了一连串“不予受理”“驳回起诉”,落入“没人管”的囧境。

  这种尴尬将成为历史——6月24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新修订的《体育法》(以下简称新《体育法》),定于2023年1月1日起施行。根据新《体育法》规定“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》规定的劳动争议,不属于体育仲裁范围”。因劳动报酬发生的争议妥妥地属于劳动争议,可以由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仲裁,也可以打官司,总之球员讨薪“没人管”的事不大可能再重演了。

  现行《体育法》于1995年颁布实施,历经2009年、2016年两次小改。本次修订,新《体育法》增设“体育产业”“反兴奋剂”“体育仲裁”“监督管理”四章,由原来的8章54条扩容至8章122条,堪称“大修”。而以人为本,体现时代发展、回应社会关切,则渗透在新《体育法》每一处修改中。

  与《体育法》颁布实施同一年,国务院于1995年印发《全民健身计划纲要》,全民健身开始进入公众视野,体育健身活动在中国人生活中的重要性日益增加。随着十八大提出“广泛开展全民健身运动,促进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全面发展”,全民健身以国家战略的高度,让中国体育的意义更加多元,对普通人的贴近性更加明显。因应时代发展,新《体育法》将“社会体育”章名修改为“全民健身”,突出了全民健身在体育事业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,明确国家实施全民健身战略,构建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,鼓励和支持公民参加健身活动。同时也着力通过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,优化配置各级各类体育场地设施,优先保障全民健身体育场地设施的建设和配置”等规定关注公众健身需求,解决“健身难”。

  由于肥胖、近视、体态不良等问题多发,青少年体质与健康状况日益引起各方关切。2020年,体育总局、教育部联合印发《关于深化体教融合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意见》。新《体育法》回应了这份社会关切,将“学校体育”章名修改为“青少年和学校体育”,提出“国家实行青少年和学校体育活动促进计划,健全青少年和学校体育工作制度”,从体育课时、活动时间以及师资、场地等多个方面,将青少年和学校体育置于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。

  2021年5月22日,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一场山地越野马拉松比赛因遭遇极端天气,最终造成包括多位国内顶尖高手在内的21人遇难,悲剧震惊全国,对体育赛事活动的主办者、管理者、参与者敲响了安全警钟。新《体育法》新增“监督管理”章节,普遍认为与此有关。新《体育法》加强了对高危险性体育项目和赛事活动的监管,设置了突发公共安全事件时的熔断机制,细化体育赛事有关责任方的安全监管义务以及执法方面的相关规定。在社会资本涌入带来的体育经营活动日益增多、体育市场蓬勃发展的背景下,为规范市场秩序、保证赛事活动安全提供了法治保障。

  近年来,退役运动员的“出路”问题频频引发社会关注。相较此前“国家对优秀运动员在就业或者升学方面给予优待”的简单条文,新《体育法》对运动员权利着墨颇多,从科学、文明的训练,到保障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运动员完成义务教育,再到加强对退役运动员的职业技能培训和社会保障,为退役运动员就业、创业提供指导和服务,都彰显了对运动员权益的保护。

  全民健身的旺盛需求,催生出体育产业的巨大“风口”,对调整经济结构、增加就业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体育需求具有重要意义。国务院印发的《全民健身计划(2021—2025年)》,提出到2025年,通过全民健身带动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达到5万亿元。新《体育法》在总则和新增“体育产业”章节中,明确了国家发展体育产业的基本立场和具体措施。

  今年上半年,由于多名国外选手药检“爆雷”,多枚奥运奖牌“回到”中国选手手中。新《体育法》新增“反兴奋剂”章节,再次表明我国在反兴奋剂问题上的坚定立场和坚决态度——拿干净的金牌。

  直面体育现实问题,积极回应公众新要求新期待的新《体育法》,折射出中国体育走向“法治体育”的时代变迁,为新时代体育事业发展提供了法治保障。

(信息来源:河南日报)

相关内容
//
关闭